您的位置:荆州好房子网 > 资讯频道 > 资讯详情

官媒推出长篇报告文学——《荆江巨变》(上)

2022-06-10 09:03:13    荆州好房子网     本地新闻     来源:荆州好房子网

一条江,一座城。城依江而生,江绕城而流,这是人与自然共生的镜像。大江,用她奔腾的浪涛记载着那些影响深远的重大事件,击荡着万千人民的集体记忆。

2018年4月25日,万物勃发时节,习近平总书记来到荆江岸边。

春日的荆江静如处子。浮光跃金,细浪轻拍岸边碎石,吟唱着千古不变的歌谣。

荆江,长江中部从枝江到洞庭湖口一段的别称,因古城荆州而得名。总书记从荆州港登船远眺,极目楚天,看一泓清水在翠绿的荆江大堤臂弯里微微荡漾,密密的阳光从湛蓝的天际倾洒而下,落在这段九曲回肠的江面上,微风吹过,江面不时掀起阵阵波浪,像在欢迎远道而来的贵客。他说:“荆州很美,看起来很漂亮。”

这是一次历史性的检阅。

一直以来,总书记的目光关注着波涛涌动的壮美长江,思考着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辩证法则,谋划着让中华民族母亲河永葆生机活力的发展之道。

看荆江,也是看长江;把脉长江经济带发展,也是再一次昭示,民族复兴征程上生态文明建设举足轻重的分量。

“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总书记铿锵有力的话语,激荡万里长江。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站在实现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高度,擘画长江经济带战略,把生态修复确定为长江经济带建设的首要课题,中华民族母亲河永葆生机活力有了路线图、总抓手。

2016年9月,《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出炉,将保护和修复长江生态环境列在首要位置。荆州拥有长江径流里程483公里,是长江中下游地区径流里程最长的城市,理所当然地成了湖北乃至长江中下游地区长江大保护的主战场。

旗之所向,行之所往。大江大湖给了荆州大胸怀,“担当”二字始终刻在荆州儿女的心头。637万荆州人民,把总书记殷殷嘱托转化为强大的思想武器和磅礴的实践动力,持之以恒打响了一场轰轰烈烈的长江保卫战——

四年来,沿江岸线整治、生态修复、城乡生活污水治理等长江大保护“十大标志性战役”紧锣密鼓展开,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十大战略性举措”全力推进,非法采砂得到遏制,非法码头整治基本完成,岸线复绿增绿,滨江公园风景如画。沿江一公里范围化工企业清退出场,沿江化工企业陆续搬迁、转产和关闭。

荆州人民凝聚起“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共识,以“人水和谐共生”理念作为发展的根本遵循,全力做好生态修复、环境保护、绿色发展“三篇文章”。放眼荆州大地,一幅“万里长江、美在荆江”的壮丽画卷正徐徐展开……

官媒推出长篇报告文学——《荆江巨变》(上)

荆江分洪工程北闸。

生态的呼唤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长江奔腾不息,碧波壮阔浩荡。她从海拔5000多米的雪山出发,沿北纬30°线蜿蜒逶迤,直泻千里。流经荆州时,她爱极了这里的富饶灵秀,盘旋环复,久久不愿离去,留下“九曲回肠”的美丽注脚,再滚滚向东。

人类文明最初都诞生于江河之畔,江河湖海等水系与人类命运交错缠绕,相辅相成。江水滔滔冲刷出物产丰饶的鱼米之乡,大自然的慷慨馈赠给予人类最宝贵的财富;纵横交错的河湖水系,既赋予江汉明珠润泽和灵韵,却也引发了人与水千年的抗争。

一部荆州发展史,就是一部荆州儿女与水的抗争史。

抗 争

“万里长江,险在荆江。”荆江河道蜿蜒曲折,历来是长江水患最严重的地方。史料记载,1949年前的300多年间,荆江大堤溃决过34次;到了近代,大约每5到6年就会发生一次大洪水,于是荆江两岸有了“荆沙不怕刀兵动,只怕南柯一梦中”的民谣。

荆江分洪工程纪念碑亭就建在巍巍荆江大堤上。

这,是一座人民的丰碑。

在这里,铭刻着一段人与水抗争的故事。故事的主人翁便是“荆江铁女”辛志英。

1933年,一个瘦小的女婴出生在松滋米积台。那年,松东河再次泛滥,爷爷守堤时不幸被洪水卷走。家里人为她取名时,没有遵照族谱,而是取“志”字承载希冀。奶奶说:“哪怕是个女伢儿,也要立治水之志。”——这是一个饱受水患之苦家庭的深深期盼!

1952年,19岁的辛志英果真如奶奶期盼那般,志存高远、不让须眉。同样的活计,她总是干得比男孩子还快还好。这年春天,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传来:新中国成立后第一座大型防洪工程——荆江分洪工程全面开工。吃尽了水患苦头的米积台群众,纷纷涌入报名点,辛志英也在其中。她挑着担,一头卷着铺盖行李,一头放着口粮工具,跟着镇上的100多个民工,走了一天一夜,赶了100多里路,到了荆江分洪工程南闸公安县黄山头工地。

10万名解放军和20万技术工人、农民,投入到荆江南岸的工地上。从白昼到星夜,挑土的、推车的、排水的、打硪的,到处都是人,硪歌号子一起,一人唱众人和,热火朝天。

辛志英和乡亲们的任务,就是把从黄山头山上炸出来的石头一一敲碎,然后运到南闸,浇灌混凝土修筑堤坝。

石头是修筑工程的主要物料,而彼时,巨石成了队员们的“拦路虎”。但大家豪情满怀,不信顽石不“开口”。辛志英反复研究石头的质地、纹理,成功创造出“鹞子翻身碎石法”:将多角形的大石块尖角朝下,平面朝上,形如鹞子,再运锤猛锤。她还和大家用废草袋、麻袋编成“稳石箍”,箍住石块,再发力下锤,0.2立方米、1立方米、1.38立方米……碎石的工效提升至原来的30倍。碎石经验推广后,松滋民工提前两天完成了1.642万立方米的碎石任务。辛志英也创下碎石最高纪录,被誉为“荆江铁女”。

1952年6月20日,荆江分洪工程一期主体工程胜利竣工。30万人参与,75天完工,创造了水利工程史上的奇迹。即使到了今天,透过尘封的岁月,这组令人咂舌的数字,依旧迸发着惊人的力量。

那一年9月,辛志英作为全国特等劳动模范,赶赴北京参加国庆观礼,受到毛泽东等中央领导的亲切接见。

1954年特大洪水,中央防汛总指挥部果断决定首次运用荆江分洪工程,3次开闸泄洪,确保了荆江大堤及两岸人民群众的安全。

巍巍大堤锁洪流。耸立在荆江大堤上的荆江分洪工程纪念碑上,毛泽东主席亲笔题词“为广大人民利益,争取荆江分洪工程的胜利”镌刻在乳白色大理石上,苍劲有力,见证着荆江人民战胜洪水的历史。

与长江大堤遥相呼应的,就是荆州人熟知的观音矶。她历经了唐代的风雨,在明初加固为石矶,每逢长江洪峰,她便用90万立方米的身躯,顶承江流,挑杀水势,犹如中流砥柱,护卫江堤,已有1000多年。

当洪峰来临,守护这片土地的,还有英雄的人民子弟兵。

翻开荆州抗洪日志,这里,记载着1998年,长江出现历史罕见特大洪水;这里,记载着,百万荆州人民与洪水斗争的壮举;这里,抗洪纪念碑上铭记着一群英雄的名字。他们是高建成、吴良珠、胡继成、王占成、李长志……

1998年,长江难忘,荆江难忘,荆州人民难忘!

这年的长江,汛期来得早、洪水来得猛、洪峰水位高、防洪战线长,8次洪峰首尾相连,2000公里的长江干支民堤经受了超大洪水的严峻考验。8月16日,观音矶历史最高水位达45.22米。

当第6次洪峰向着荆州滚滚而来时,塔山英雄守备团的战士李向群和战友们已连续辗转多地疲劳作战。由于伤口长时间浸泡在水中,李向群一度发烧至40℃,数次晕倒在堤坝。接下来的几天,还未退烧的他不顾劝阻,依旧抢在前头、扛起最重的沙袋。

8月21日上午,在公安县南平大堤的堤基塌陷抢修现场,李向群体力严重透支,一头扑倒在大堤上,重度昏迷。压在他身上的,是当天他扛起的第26袋沙袋。下午,他被紧急送往武汉抢救,终因极度劳累导致心力衰竭,肺部大面积出血,于22日10时10分永远闭上了眼睛。

而就在8天前,他刚举起右拳庄严宣誓光荣入党;他在救生衣背面一笔一画地写下四个大字:“全力以赴”;他在日记本里写下:“为了战胜洪灾,我甘愿奉献一切。”他用行动,践行了自己的誓言!

1999年,中央军委授予李向群“新时期英雄战士”荣誉称号。2018年,他成为10位全军挂像英模之一。2019年,他被授予“最美奋斗者”称号。

……

初心永恒,治水为民。

荆江江口望漫漫。江岸上,观音矶,向世人述说着一代代荆州人治理水患的历史功绩。尤其是新中国成立后,1954年的荆江分洪,1998年的惊涛骇浪,30余位党和国家领导人,在这里制定治水方略,护卫一方平安。

从辛志英到李向群,无数荆江儿女与平民英雄,用血与汗书写着可歌可泣的荆江抗洪故事。值得告慰英魂的是,1998年特大洪水之后,国家斥巨资治理大江大河,三峡工程的运行,让“荆江安澜,两湖丰稔”渐成现实。

官媒推出长篇报告文学——《荆江巨变》(上)

美丽长湖。

羁 绊

荆州依江而建,全市河流纵横,湖泊密布。纵观荆州全境,南有荆南四河,北有四湖流域。靠水吃水,水,给了这座城市千年的繁荣律动,却也带给它难以承受的生存之痛。

对水的恐惧,伴随了程建平的整个童年和青年时期。

“从25户死到后来只有6户。”1962年出生的程建平,是公安县花基台村胜利8队村民,从他记事起,村里每年都要死一个人,致死的原因都是晚期血吸虫病。

花基台位于荆江分洪区中部北湖畔,属平原湖区,地势低洼,海拔只有34米,洪涝灾害连年不断。解放前,这里就是“虫窝子”,血吸虫病人多,死亡率高,人称“寡妇台”。

“花基台,寡妇台,男人怀‘怪胎’,媳妇娶不来。”程建平从小就熟知的这首民谣,正是当时疫区群众生活的真实写照。

“我父亲30多岁就死了。”每念及此,程建平的心里就悲痛不已。越是努力勾勒父亲的轮廓,脑海中的那张脸和那些事就越发模糊。程建平那时只有五六岁,他只记得,队上甚至凑不齐8个给父亲抬棺材的壮丁。

血吸虫病的流行蔓延,如同感冒一样普遍。村里人死的死,搬的搬。枯瘦的程建平,十几岁就扛起重担下田劳作,不出意外地也遭遇了血吸虫的侵蚀。

1978年,16岁的程建平大便带血、双腿无力、食欲减退,被送到村部大礼堂统一治疗。30多名“病友”打着地铺,挤在不到40平方米的房子里集中吃住,他们头脚相连,几乎每个人都蜷着身子。呕吐声、哭喊声、呻吟声、呼救声,此起彼伏。

到2003年,25年间,程建平总共接受了六七次集中治疗。

2003年6月,荆州市将花基台作为血防综合治理试点。9月,“花基台血防综合治理指挥部”成立,一场综合治理战役由此打响。短短半年时间,血吸虫病的蔓延势头被遏制,花基台旧貌变新颜。

“儿时,淘米洗菜;少年时,洗衣灌溉;青年时,臭不可闻;中年时,鱼虾断代;老年时,美景再现。”这是土生土长的老荆州人王光山,用来概括荆州内河几十年风貌变迁的一首打油诗。

城市内河,是长江向城市的延伸。如果说长江是哺育城市发展的母亲河,内河则是将营养带入城市躯干的血脉。

然而,当时代的车轮滚滚向前,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和经济快速提升,人们却片面地把水当成城市建设发展的阻碍与负担,把宽敞的大马路、大广场当作城市进步和发展的方向,开始与水争地。

上世纪50年代末以来,荆州城市及周边湿地面积急剧缩减,便河、荆沙河、黄家塘、太师渊、东支渠、荆襄河、长港渠等河湖纷纷被填埋、阻断或变成暗渠,内河水系支离破碎。

“几十年的填湖修路造楼,使城区蓄水面积迅速缩小,水体之间被隔断,加之发展过程中对排水工程投入不足,城市排洪、排涝的自然调蓄能力急剧下降,城区经常发生渍涝。”已故资深文史研究者袁策明在2015年接受荆州日报记者采访时,痛陈内河巨变之殇。

上世纪70年代,曾是城市排水出路的荆北水系发生变化,四湖被改造成阶梯水库,水位上升,造成豉湖渠排水托顶;1980年8月1日,沙市降水量126毫米,60多家工厂因渍水停产,1万多户居民受灾……

与此同时,随着工业经济的发展,仅剩的这些河湖成了不良企业的“排污池”。据统计,仅护城河两侧23个排污口每天直接排入的总污水量就约5万立方米。

在污染的侵蚀下,荆州中心城区水质不断恶化。《沙市市建设志》记载,上世纪70年代后,豉湖渠水色墨黑,臭气熏天,水质评价在3级以下;80年代中期,便河水质由80年代初的2级降为3级,荆襄河水质由原来的2级降为3级以下,荆沙河水由原来的低于2级降至3级以下;进入新世纪后,荆州城区及周边水体水质总体属重度污染,豉湖渠、荆沙河、护城河、太湖港渠、西干渠水质均为劣Ⅴ类。

为了“发展”,美丽的洪湖也付出了沉重代价。

上世纪80年代,全省大力发展水产养殖,湖泊围网养殖应运而生,并作为先进经验大规模推广。一时间,一场无序的“圈湖大战”掀起,大量渔民和商人涌进洪湖,插旗为标,插竿围网,洪湖变身为无数个小鱼池。

静谧的湖面变成热闹的“集市”,水质急剧下降,水禽和天然鱼类剧减,水生植物繁殖大受影响。

彼时的荆江内外,生态系统警钟频频:厂房污水横流、码头砂石漫天、轮船肆意排放、水质持续恶化……

“大开发”,让母亲河“重疾缠身”:水,黑了臭了;鸟,走了少了;鱼,死了绝了;人,哭了悔了……

曾经,长江慷慨给予,却遭过度索取;而后,长江不堪重负,生物完整性指数一度到了最差的“无鱼”等级。

习近平总书记痛心地形容:“‘长江病了’,而且病得还不轻”。

官媒推出长篇报告文学——《荆江巨变》(上)

荆州柳林洲公园生态美如画。

  长江大保护

  长江之水万古奔腾,由西向东,不舍昼夜。

  时代巨轮滚滚向前,由古至今,文明进步。

  忆往昔,母亲河滋养出了中华儿女“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高”的豪迈情怀。

  看今朝,长江沿线11省市人口规模和经济总量占据全国“半壁江山”,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是时代赋予沿江儿女的历史使命。

  抉择

  2016年1月5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在重庆召开时,正是沿岸一些地方快马加鞭上项目之际。从会场传来的声音激荡中国广袤大地:

  “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

  “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10个字,振聋发聩。

  为全局计、为子孙谋。“要把生态环境保护放在更加突出位置,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指示和殷殷嘱托,对于依江而立、不时遭遇水患水险的荆州而言,更有着特殊意义。

  如何护好绿水青山、走向生态文明?面对这一无法回避的长远和现实课题,荆州的抉择是:从“靠江吃江”到“靠江护江”!

  荆州的决策者们清晰地认识到,作为水利大市、平原湖区和农产品主产区,荆州再不能走无节制消耗资源和环境的老路,必须实现绿色转型,形成节约资源、保护环境的空间格局、产业结构和生产生活方式。

  一场从发展理念到发展路径的全面深刻变革,在荆江两岸激荡开来。

  创建国家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荆州找到了新时代人水和谐的新航标。

  2015年10月16日,北京国宾酒店。国家发改委等多部门组织专家对湖北省申报国家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的城市建设方案,进行专题论证。荆州市率先接受专家现场问询。

  这是一场事关荆州未来发展的问询。

  ——2013年9月,国家决定在全国选取100个地区开展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建设,探索符合我国国情的可复制、可推广的生态文明建设模式。国家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加快生态文明制度建设,于荆州而言,唯有积极申报,方能顺应绿色发展、快速推进转型改革。

  会场里,荆州市政府主要领导,发改、环保、农业、林业、水利、住建、国土、财政等部门负责人组成的“答辩团”严阵以待,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自信,却又透着些许紧张。

  因为,这是荆州的第二次申报。

  ——第一次申报,是在2013年2月。湖北省14个地市州申报参加省内的竞争性评审,荆州位列第6,被全省纳入“2+4”备选申报城市。2014年7月,全国确定57个地区为第一批创建单位,十堰、宜昌入选,荆州铩羽而归。

  2015年6月,国家启动第二批城市申报工作。根据国家编制要求,荆州在第一次创建申报方案的基础上,进一步提出经济发展质量、资源能源节约利用、生态建设与环境保护、生态文化培育和体制机制建设五大类共52项指标体系、8项创建主要任务。两年多时间里,创建方案9易其稿,反复修订完善。

  荆州是丰水之城、鱼米之乡、中国粮仓;荆州湿地众多、物种多样。围绕国家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创建目标,未来5年,荆州要大力建设水生态文明先行区、农业生态文明示范区、生态宜居示范区和体制机制创新实验区,探索构建“人水和谐、人地协调”的生态模式。

  陈述创建主要内容,接受答辩……荆州“答卷”受到与会专家的高度评价和充分肯定。专家组认为,荆州创建方案内容全面、优势突出、目标明确、指标体系合理,在全国的代表性好、创建基础好、示范意义好。

  10月的北京,寒风凛冽,室外温度接近0℃。会场内,这群来自南方的荆州人却如沐春风。

  获批全国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创建城市,标志着荆州生态文明建设工作被纳入国家发展战略。建设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更是荆州对彻底消除人水博弈之痛、演绎“人水和谐”生态新篇的宣言。

  是埋头发展经济,还是把保护长江放在首要位置?荆州坚定地选择了后者。

  水源地保护被列入国家污染防治攻坚战七大标志性战役之一。“作战方案”要求,2018年年底前,长江经济带11省(市)完成县级及以上城市水源地环境保护专项整治。

  时间回溯到两年前。2016年底,荆州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研究水源地环境整治工作,承担着半个中心城区供水任务的柳林水厂的环境治理被提上议程——

  柳林水厂饮用水水源地一级保护区内有个柳林洲油库,离取水口约700米,距长江边仅200米。而柳林洲油库是江汉平原最大油库,每天供给荆州、仙桃、潜江和湖南省部分地区用油,一旦关闭,会对荆州和周边地区用油造成影响。可油库的易址和搬迁,需要投入近8亿元。

  毫不犹豫、没有制定替代方案,为了保护饮用水源地,荆州市委、市政府一锤定音:油库必须关闭搬迁,彻底消除环境风险!

  2018年11月30日,“83岁”的柳林洲油库正式关闭,标志着荆州如期完成水源地环境保护整治任务。

  “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是国家战略,是沿江人民的共同意志,是荆州人民的坚定执守。

  2017年两会期间,荆州市委、市政府向市民庄严承诺:全力改善环境质量,让荆州的天更蓝、地更绿、水更清、空气更清新。

  当年10月,在党的十九大湖北代表团讨论发言现场,十九大代表、荆州市委主要领导细化承诺:提高政治站位,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将强力开展歼灭水葫芦和水花生、消灭城区黑臭水体、生物治污、还湖还湿生态工程、整治长江非法码头非法采砂、治理扬尘、改造地下油罐、淘汰黄标车辆、启动城乡绿化、园林单位创建“十大攻坚行动”。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对荆州来说,首要的是订规划、立规矩——

  从顶层设计上强化绿色引领。将生态文明建设目标纳入考评体系,加强环保审计,执行环保“一票否决”,完善生态保护和绿色发展总体规划,调整沿江产业规划布局,严格环境准入。

  从制度衔接上坚持生态优先。全面对接《湖北长江经济带生态保护和绿色发展总体规划》,争取更多“荆州元素”纳入总体规划;落实河湖库长制,全面推进河湖库长制体系建设,实行河(段)负责制,建立市、县、乡、村四级河湖库长制体系,实行一河一策。

  从举措落实上推进绿色发展。全面对接长江大保护九大行动,务实重行抓落实;推进绿满荆楚行动,践行湿地公园保护制度;开展项目清理,推行负面清单。

  几年间,荆州成功创建全国绿化模范城市和湖北省森林城市,获批全国第二批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创建城市,跻身生态文明建设“国家方阵”。

  猛药去疴、重典治污——

  荆州下定壮士断腕的决心,拿出“钉钉子”的毅力,使出洪荒之力,采取雷霆行动,坚决贯彻落实中央环保督察反馈意见整改要求,切实改善水环境质量,推动长江大保护。

  规划引领,红线管控,源头治污;完善生态保护和绿色发展总体规划,调整沿江产业规划布局;严格环境准入,开展项目清理,推行负面清单;聚焦工业、农业、生活、船舶港口污染“四源齐控”,持续推进水污染治理、水生态修复、水资源保护“三水共治”……

  几年间,荆州全面对接长江大保护九大行动,顺势展现长江大保护的荆州作为,彰显了守护“一江清水向东流”的荆州担当。

  2018年7月27日,中共荆州市委五届六次全体(扩大)会议审议通过了《中共荆州市委关于牢记嘱托担当作为加快推动荆州高质量发展的决定》:努力打造“万里长江,美在荆江”新画卷,全面做好生态修复、环境保护、绿色发展“三篇文章”,加快打造长江大保护荆州示范带。奋力开创荆州发展新局面,以质量论英雄、以效益论英雄、以能耗论英雄、以环境论英雄,使荆州加快步入绿色发展、高质量发展快车道。

  牢记嘱托,顺应期待。荆州市委、市政府将建设生态文明、推进绿色发展视为关系民生福祉、关乎荆州未来的长远大计,融入治国理政宏伟蓝图。

  长湖,长江中游的一个重要湖泊,位于荆州城区和四湖流域上游,被称为“荆州头顶上的一盆水”。

  2016年11月,荆州市人大常委会正式启动长湖保护立法调研。从调研到论证,从修改到审议……立法活动不断深入,解决措施愈发清晰。历时3年,2019年4月1日,湖北省首个“一湖一法”地方性法规《荆州市长湖保护条例》正式颁布施行。

  立法保护长湖,不仅是长湖本身的现实需要,是荆州对水环境治理法治路径的探索,也为绘就“美在荆江”新画卷提供了强有力的法治保障。

  洞庭湖,长江流域最大的调节湖泊,曾使长江无数次的洪患化险为夷。

  一湖碧水连接湘鄂两地。2018年以来,荆州市和洞庭湖区流域内的湖南省岳阳市、常德市、益阳市、长沙市望城区“四市一区”政协,一年一次联席会议,一年一个主题,一年一部《共识》,持续发力、共同守护一湖碧水。

  历史的洪流奔涌向前,总是一浪高过一浪。

  “以思想破冰引领发展突围,以‘五区五中心’为支撑引领,奋力开创建设区域性中心城市新局面,打造湖北高质量发展重要增长极。”荆州市第六次党代会上,市委书记吴锦掷地有声,描绘出荆州未来发展的宏伟蓝图。

  “拓展‘两山’转化通道”“让美丽荆州、绿色崛起成为荆州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底色”。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示范区描绘的图景离我们越来越近——

  拓展通道、擦亮底色,必须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深入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生态环境需要;

  拓展通道、擦亮底色,必须全力做好“水文章”,构建流域水质总体优良、生态流量充足、生物多样性有效保护的新格局,让“一城活水永在”“一江清水东流”;

  拓展通道、擦亮底色,必须让“蓝天常在”,推动空气质量持续好转;

  拓展通道、擦亮底色,必须守护一域净土,重点解决化工与农业用地土壤污染等突出问题,让人民群众“吃得放心、住得安心”……

  人江相亲,城水相依。山水人城和谐相融的荆江新画卷正在悄然绘就。


意向报名
姓名: 手机号: *必填 来自:

欢迎关注更多

荆州好房子网业主微信群
找邻居,聊家装,拉家常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荆州好房子网微信端,一键授权登录
微信小程序
微信小程序
微信淘房源,极速跨屏浏览!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_→

全部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回复(0)

最新楼盘

| 更多楼盘
  • 鼎仁荆蓉府

    鼎仁荆蓉府

    待定

  • 鸿基公元御府

    鸿基公元御府

    一房一价

  • 金都公馆

    金都公馆

    均价 6800 元/m²

  • 碧桂园星樾

    碧桂园星樾

    均价 6880 元/m²

约房小蜜看房
姓名:
手机:



免费看房电话:400-600-0716

热门推荐楼盘

开盘通知

已有1862人订阅该楼盘

此楼盘开盘或多期开盘时,我们会及时通知您
发布
消息
客服
  • 荆州好房子网 官方客服热线

    400-600-0716

    工作时间8:30-17:30

    购房咨询师 换一换
    精准挑盘 省时省心 全程免费
    好房子网客服
    好房子网客服
    专业的房产咨询,购房指南,选房少走弯路,买房不吃亏
    咨询
小程序
  • 微信扫一扫

    使用小程序

合作
  • 合作客服二维码:jzhfz8

    添加我为好友

顶部